当前位置:东方直通车 >> 媒体传真 
灭蚊,不可掉以轻心!
2006年7月10日

  最近雨水有点多。农历六月“黄梅”;今晨,台风“艾云尼”又从上海附近海面掠过。

  雨水一多,积水的地方,容易孳生蚊子。近日,南京惊现“毒蚊子病”,医院频频收治疑似疟疾病人。而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7月初最新的“蚊害”监测显示:今年6月,全市蚊子密度比去年同期平均增长1倍多,而5月部分地区的蚊子密度同比竟增加了5—8倍!

  为此,市疾控中心病媒防治科主任冷培恩提醒:“从现在到8月,尤其是梅雨过后,上海蚊子数量将达到高峰,乙脑、疟疾等传染病也会进入高发期,灭蚊防病,切不可掉以轻心。”
  
  蚊子繁殖也靠天吃饭
  
  “我家住22楼,竟然也有蚊子。”浦东塘桥街道的林小姐,早在5月份就发现家里有蚊子。“蚊子从哪来的,大概是‘坐’电梯上来的?”

  “吃块西瓜的工夫,竟被叮了6个包!”同一街道家住11楼的邓阿姨边说,边向记者展示胳膊上的大包。“去年一个夏天打死蚊子不到10个。可今年,蚊子天天咬,每天都要拍死一个。”邓阿姨纳闷,“今年,蚊子怎么多了?”

  市疾控中心病媒防治科主任冷培恩说:“根据蚊子的繁殖规律,现在正是繁殖高峰。不过,今年蚊子特别多,与气候有关系。”

  “蚊子的繁殖,也靠天吃饭。”冷培恩说,“蚊子是冷血动物,影响其生长的主要因素是气温。在20—30摄氏度的条件下,蚊子半个月繁殖一代。气温升高,繁殖速度加快。今年的气候,总体来说,前一段时间温度不高,这一段时间温度特别高,雨水也多了起来。这样,蚊子繁殖周期缩短了一半,只需要7至10天就可以繁殖出一代。”

  “蚊子多了,市民要特别警惕蚊子传播的疾病。”市疾控中心疾防科主任蔡黎说,“我们刚发布的疾病预报显示,7月到8月,乙脑、疟疾等急性传染病将会进入发病的高峰期。”
  
  叮人蚊子上海有5种
  
  世界上有多少种蚊子?“约3000种,其中,我国大约有300余种,而在上海叮人的有5种。”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、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中心副主任卢洪洲告诉记者:“世界上经过蚊子传播的疾病有很多,比如传染性乙型脑炎(乙脑)、登革热、黄热病、疟疾、丝虫病、黑热病等,不过上海的防控重点是乙脑和疟疾。”

  “在市区,主要有3种蚊子———淡色库蚊、白纹伊蚊、骚扰阿蚊。”冷培恩说:“它们喜欢呆在污水中,晚上出来吸血。但白纹伊蚊是个例外,它白天吸血。外形上,淡色库蚊,是棕黄色的,中等体形;白纹伊蚊,俗称花脚蚊子,是黑色的,体小,具有银白色斑纹;骚扰阿蚊,体形特别大,中胸背片四周具有银白色白圈。”

  “特别提醒市民注意白纹伊蚊,它不仅攻击性强,一叮人特别痒,还传播登革热。不过,市民可以放心,近几年上海尚未发现本土传播的登革热病例,报告过的几例是外出旅游时感染的,但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  而郊区、近郊区则多了两种———三带喙库蚊、中华按蚊。“它们是很危险的,三带喙库蚊会传播乙脑,中华按蚊会传播疟疾。在外形上,三带喙库蚊,是棕褐色的,成虫体形较小,口喙中段有一明显白斑;中华按蚊,是灰色的,成虫体形很大,翅上有白斑纹,停息于物体呈垂直角,俗称翘屁股蚊。”

   冷培恩说,“这两种蚊子喜欢生活在清洁的水里,比如中华按蚊就多出没在稻田、茭白田、大的湖泊、水生植物多的地方。”

  “提醒市民,现在是三带喙库蚊、中华按蚊出没的高峰。根据去年捕获的蚊子来看,6月到8月,三带喙库蚊捕获量最多,7月是高峰。而中华按蚊,7月到8月捕获量最多,8月是高峰。”冷培恩说。

  “提醒大家,上海市有免费的乙脑疫苗接种,无论是否拥有上海市户口,都可以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、乡镇卫生院免费注射疫苗。尤其要提醒民工子弟,不要漏种。如果家中一两岁的孩子忽然大哭大闹,同时激烈用手打击头部,并伴随发烧,请尽快就医。”

  疟疾,也就是俗称的忽冷忽热打摆子。“提醒市民,如果出现不明原因的持续发热、头痛、呕吐等症状,应及早就医,以免贻误病情。如果有外出旅游、外出务工经历,也一定明确向医生讲明,以配合尽快诊断。”
  
  高老伯防蚊用艾草
  
  防止蚊子传播疾病,最根本的手段就是大家动手灭蚊,堵死传染源。

  家住浦东塘桥街道73岁的高老伯告诉记者:“我是土方新法全用上。”

   高老伯家住一楼,门前屋后花草繁盛。“晚上家里点上蚊香,熏一熏,就不怕了。天热了,要到小院里乘凉,就拔几棵种在花坛里的艾草,熏一熏,蚊子少多了;其实,用艾草熏蚊,至少两千年前就有了。但关键是靠大家行动,蚊子肯定会少很多。”

  印象深刻。“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,我还住在中山公园旁的申新一厂家属区,当时一到周末,就跑到郊区去拔艾草。那时灭蚊子是全民运动,大家都去拔,哪儿有艾草,就到哪儿去拔。”高老伯说,“当时,每星期家属区至少有一次集体灭蚊行动,居委会挨家挨户发放浸‘敌敌畏’的黄草纸,然后通知大家集体行动。那么多户人家,黄昏后立时紧闭门窗,出屋前将草纸放在铁畚箕里面点燃。集体行动后,效果也确实好。熏完后,我们睡觉不用点蚊香、挂蚊帐。”

  今天,虽然这种全民集体灭蚊的运动已经远去,但曹杨街道的居民说:“家里即使不用蚊香、蚊帐,也不怕有蚊子。因为,只花了一块钱,就解决了蚊子的问题。”

  当真?
  
  一块钱解决大问题
  
  黄昏时分,蚊子最活跃的时候,记者来到了曹杨街道。眼前的兰花园小区,草木繁茂,环境整洁,没有散见的垃圾,即便是靠近垃圾房的地方,空气也很清新。只有正在使用的空调会掉落一些水滴,但没有看见丁点积水。同样,南洋园和杏梅园两个小区,也一片整洁。

  记者转了一个小时,没被蚊子叮一口。倒是看见,设在小区道路旁显著位置、内容一致的除四害宣传栏。其中,防蚊部分以“蚊虫可恶定要消灭”为标题,分别介绍了蚊虫的危害、来源、灭蚊方法和用品方面的内容,并贴有最近一次的蚊虫密度检测报告及友情提示供居民参考。

  “其实就是一块钱解决了问题。”曹杨街道除害站站长朱美英说:“街道每个居委会每月向每户人家收一块钱,作为‘除害费’,购买杀虫剂、聘‘4050’人员当除害员。我们20个小区,一共有22个除害员。他们每天巡视、清理积水,不论坑洼、明沟积水、空调积水,还是被丢置在绿化地里的冷饮与方便面盒子等容器可能的积水,都不放过。傍晚的时候,卫生干部来检查。”

  在南洋园小区,记者还看到了防鼠防蚊闸。这是安装在下水道进水口的一种装置,一块金属片一端压在另一块上面,压力的作用使两片金属中间会打开一个缝隙,这样水可以流进来。“两块金属片都只能向下活动,这样老鼠掉进去,就别想出来;下水道里繁殖的蚊子也无法经此逃出来。”

   实际上,防灭蚊害,不少街道居委会已经行动起来了。

  卢湾区打浦桥街道蒙西居委会,由“4050”人员组成了消毒队伍,每天上午9点,背上消毒站配好的敌百虫药水,在小区的角角落落喷洒———墙角、车棚、地下车库、明沟、阴沟、垃圾箱房全不落下,决不给蚊虫孳生留下任何余地。居委干部还会定期“兜一圈”,一个角落一个角落检查。

  长宁区北新泾街道新泾五村居委会的老党员们也行动起来了。去消毒站领了药水,借来两个大桶,8个已经退休的老党员,轮流为公共场所的死角打药水。

  虹口区曲阳街道巴林居委会则活跃着一支“翻坛倒罐”队。一下完雨,居委卫生主任就带着她的卫生队伍忙开了。沿着小区清理积水,挨家挨户提醒居民“翻坛倒罐”:“坛子里勿留水,赶快倒掉,以免生蚊子……”

  曲阳街道林云居委会卫生主任李华芳告诉记者:“每年3月到10月是‘战蚊时期’,要高度警惕。我们一周两次检查蚊子孳生地,一个月分上中下旬,三次检查蚊子密度。检查结果在小区宣传栏里公布,蚊子是多是少,及时给居民提个醒。灭蚊的关键,就是大家动手、毫不松懈。”
  
  居民,如何注意灭蚊
  
  “蚊子的繁殖离不开水,蚊子产卵、卵变幼虫、幼虫变蛹这三个最关键、也最脆弱的步骤都是在水里完成的。”上海市爱卫会防害处处长彭桂兰告诉记者,“所以,只要清除积水,就堵死了蚊子孳生的环境。再有,其实蚊子孳生与绿化关系不大,只不过蚊子喜欢躲藏在绿化带里。做好以下几点,就能堵灭蚊子。”

  一、家里废弃的易拉罐、瓶,及插花的花瓶和冰箱接水盘等,这些积水是家庭中蚊虫的主要来源地。一时不能及时清除积水,可放入少许食盐。

  二、安装好纱门、纱窗,并涂上长效杀虫剂。

  三、阳台上或屋内的山水盆景、花盆托盘、浇花容器、水桶等,4月—10月间最好每周换水一次。

  四、屋顶水箱加盖密闭,定期检查;雨水井、下水道采用防蚊装置。

  五、小区里要疏通窨井、明沟、排水沟,特别是雨后积水、天棚、地下停车棚等积水要即时排空。对一时不能清除的积水要投放灭孑孓块,每平方米投4—8块,每周1次。早春时期在绿化地等多蚊场所的向阳处设置毒蚊缸,梅雨季节后选一晴天对多蚊场所作1—2次快速灭蚊,时间应在黄昏。

  六、有河道、池塘的小区,要清除水边杂草,并建议在水里养柳条鱼。

  彭桂兰说:“虽然市爱卫会已经将灭蚊通知传达给各区县爱卫会,但还是吁请广大市民行动起来,防蚊灭蚊,积极参加爱国卫生活动。”

  
  

选稿:张苏珊  来源:解放日报   作者:刘旻邱曙东 王篪
东方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